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地心引力 >正文

[悬疑故事] 江中奇案

时间2021-10-06 来源:霸医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江中接连发生奇事,溺水死者竟能复生……
  
  1。第一个溺者
  
  陆凌翔是海军某部水陆两栖部队的一名中级士官。在家探亲期间,他每天清晨6点,都要去城郊的岷江里游泳。市晨泳协会的百来个会员,也会在这个时候下水晨泳。
  
  允许市民游泳的江段,是由市水务部门指定的。这里江面宽阔,水流平缓,两岸风景优美。对岸的真武山麓上,还有一片高级别墅群。
  
  晨泳协会的副会长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梅雅兰。每次下水前和上岸后,她都要对会员进行点名。这天上岸点名时,少了一个叫汤志军的会员。汤志军也是医生,是梅雅兰的同事。
  
  大家惊慌起来,梅雅兰组织会员们穿上潜水设备,钻入水中展开搜救。陆凌翔跟晨泳协会的人都挺熟,梅雅兰知道他水性了得,给了他一套潜水设备,请他参与救人。
  
  水务部门接到晨泳协会的求救电话,很快派来了两艘搜救船。
  
  众人搜寻了几个小时,一艘搜救船终于在江边的一片水草丛中,找到了汤志军的尸体。尸体的腿上、手上和脖子上,均有一些伤痕,不知是被什么咬的。随后,汤志军的尸体被运到了殡仪馆。
  
  陆凌翔未娶,梅雅兰未嫁,经多次接触,两人已情愫暗生。陆凌翔反正也没什么事,便陪着梅雅兰到了殡仪馆。
  
  在殡仪馆里,汤志军的妻子抱着尸体,哭得死去活儿童癫痫病什么症状来。汤志军10岁的儿子红着眼睛,在一个成年人的帮助下,点燃了一串鞭炮。按照这儿的风俗,人断气后,要放“落气炮”,让死者的魂魄在炮声中驾鹤西去。
  
  待鞭炮响过,陆凌翔轻声对梅雅兰说:“我发现汤志军的面容好像比刚捞起来时老了一些,他今年多少岁?”
  
  梅雅兰看了一眼汤志军的尸体,说:“他今年38……咦,他没这么老啊!”
  
  汤志军的尸体刚被捞起来时,容貌有点像40多岁的样子,而此刻,却变得像个60多岁的老人!
  
  汤志军的妻子坐在尸体旁正哭着,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叫。汤志军尸体的右手,竟不知不觉地环住了她的腰!
  
  刹那间,停尸房里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老——婆——”汤志军的“尸体”竟然开口了。
  
  “妈呀!”汤志军的妻子惊叫着挣脱,奔逃了出去。
  
  “诈尸了!”不知谁喊了一声,顿时,众人一哄而散。
  
  陆凌翔和梅雅兰没跑,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汤志军的“尸体”。
  
  这并不是诈尸,汤志军根本就没死,而且奇迹般地复活了,只是他像是一下老了20多岁!
  
  2。第二个溺者
  
  次年,陆凌翔复员了,应聘进入全市数一数二的民营企业“长昌实业集团”,当上了安全部副部长。长昌实业的董事长治疗癫痫病的价格程长昌先生,号称“全省首善”。去年某地区地震,他一下子就捐出五千万。
  
  同时,陆凌翔加入了晨泳协会,副会长梅雅兰已成了他的女友。汤志军没有完全恢复,看上去一直都是60多岁的样子,且头脑反应迟钝。他是外科医生,其身体状态已不适宜为病人做手术,被内退了。
  
  这天清晨,陆凌翔和梅雅兰,以及数十名会员,来到岷江边。他们正准备下水,却发现一些城郊的村民正划着木船,在江上打捞尸体。
  
  陆凌翔打听后得知,两个多小时前,一个夜钓的老人听到江里有人喊“救命”,他用手电往喊声方向一照,只见离岸不远的水面上,一个人上下浮沉了几下,就不见了。老人急忙冲着江边猛喊几嗓子,发动有船的村民来救人。
  
  如今两个多小时过去,想必那人早已淹死了。就在众人都不抱希望时,突然有个村民从水里捞出了一具尸体。村民们发现,那尸体看着像是张村长,却比张村长老一些。
  
  张村长的尸体被捞起来后,平放在船舱里。令人没想到的是,张村长的“尸体”躺了一会儿,突然撑着船沿坐了起来,并慢吞吞地说:“咦,我怎么在船上?你们这是干什么?”
  
  张村长竟然没有死!众人顿时惊呆了,等大家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张村长身上满是不规则的伤口,似乎是被许多凶猛的鱼类咬过。张村长才35岁,此刻看上去却像个老头,而且反应也变迟钝了。
  
  陆凌翔感到很治疗癫痫时怎样用药效果才能更好疑惑,去年的汤志军和今年的张村长,都是落水几个小时后“死而复生”,而且变得老了很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3。探访溺水者
  
  转眼到了“五一”,陆凌翔所在的长昌实业集团组织了一次篮球比赛,董事长程长昌亲自上阵,代表集团公司总部球队参赛。
  
  陆凌翔看着球场上的程长昌,发现他看上去至少比真实年龄年轻10岁,身手不让年轻人。可是,就在不久前,程长昌看起来比现在要苍老得多,而且精神也远不如现在好。
  
  比赛的最终结果是,陆凌翔所在的集团公司安全部球队夺得第一,程长昌所在的集团总部球队获第三名。排名前三的队伍,除获得丰厚奖品外,还有被邀请到董事长家里吃饭的殊荣。
  
  作为实力雄厚的实业家,程长昌并未大量囤积房产,只有一套别墅。这套别墅位于真武山下,岷江之畔,距离陆凌翔他们晨泳的那段江面很近。
  
  酒桌上,董事长和员工们打成一片,大家尽兴而归。陆凌翔心中感叹,有这样的董事长,长昌实业想不兴旺也难。
  
  陆凌翔闲时喜欢看报刊杂志。一天晚上,他在《新文摘报》上看到一篇关于驻颜保健的小文章,心里不由一凛,陷入了深思。
  
  从第二天开始,一连几天,晨泳的时候,陆凌翔都要有意识地往对岸的那片别墅群下面游,时不时地扎着猛子。
  
  休息日,陆凌翔来到张村长癫娴病做什么检查能查出来所在的村子走访。这里是市郊,说是村子,其实村里的大部分土地已被多家开发商征用了。陆凌翔所在的长昌实业,也是征地者之一。长昌实业正在这里兴建大型工业园区。
  
  每户村民都领到一笔不菲的土地征用补偿款。长昌实业的工业园区面向村民提供了不少就业岗位,可有相当部分村民却不想上班。
  
  村民们大都集中居住在临江的一片拆迁房中,陆凌翔去时,村民们有的在树阴下打麻将,有的在江边钓鱼打瞌睡,有的聚在一起喝茶摆龙门阵,无所事事。
  
  在一棵老黄桷树下,几个老头正围着一张小竹桌喝茶讲古。陆凌翔凑过去问:“各位大叔,请问张村长的家在哪儿?”
  
  一个胖老头说:“你找那个杀千刀的张村长有啥事?”
  
  陆凌翔有些好奇地问:“看来您对张村长意见挺大?”
  
  胖老头说:“他卖我们村土地的时候,不知贪污了多少,吃了多少回扣!他用这些钱去养小三、赌博。一次他鬼混到下半夜才回家,结果落进河里,被捞起来后就成了傻老头子,真是活该!”
  
  陆凌翔听完,又向其他老人打听到了张村长家的地址,找到了张村长家。张村长早已经不是村长了,看上去有些傻傻的,面容十分苍老。
  
  陆凌翔试着和张村长聊了几句,却发现根本无法沟通。于是,他走到张村长身边,拍了拍他的肩,乘机收集到三根落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