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丰神迥别 >正文

蝴蝶仙子第六章轮回的宿命

时间2020-10-20 来源:霸医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蝴蝶仙子【第六章】
  【轮回的宿命】
  千年前
  那场雪
  带走了所有
  爱的依恋
  生命的代价
  不改爱的箴言
  千年后
  再度重逢
  悲剧又将重演
  该如何
  去改变
  这场轮回的宿命
  让爱
  不再只是
  一瞬间
  似乎,冥冥之中早已注定,有些事情从开始就预示了既定的结局,天意如此,人力如何改变?文轩和盈儿此刻在初相遇的花海正沉浸在幸福中,却丝毫不知一场生死的离别正在悄悄的来临。本来盈儿是有预感的能力的,可是今天太多的惊喜让她忽略了这一切。
  从花海回来的路上,两个人有说有笑,共同回味着流星雨的美妙,沉浸其中,刚走到门口,突然,一个苍劲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盈儿,这是谁?”这个声音有股震慑人心的力量,让人产生敬畏,盈儿和文轩同时停住了脚步,抬眼一看,只见盈儿的家门口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鹤发童颜,两眼如电,射向文轩,文轩不禁打了个寒战。“长老,你怎么来了?”盈儿惊讶的喊了一声,同时用身子把文轩挡在了后面,心里也是直打鼓。“盈儿,你好大胆,敢私自让一个外人住在蝴蝶谷,说,他是谁?”,盈儿平静了一下心情,尽量用轻松的口气说:“长老,他不是外人,他是我的梦中人,我们好像多少年前就已经相识,他也曾梦到过我,我们已经不算是陌生人,所以我才敢留下他,想过一阵儿再告诉你老人家”,“什么,梦中人”,老人听言神色大变,再次瞪向文轩,上下的打量,喃喃自语的说:“果然又是你,天啊,难道千年前的那场灾难真的要重演吗,蝴蝶谷又要面临一场浩劫吗?”。老人悲叹一声,对着盈儿说:“盈儿,你跟我来,让他在这里等着,不许再乱动。”盈儿闻言,不敢怠慢,对文轩说:“你先去屋里,我和长老去一下,没事的,不用担心,我会和长老解释清楚的”,文轩不放心的说:“盈儿,还是我和你一起去吧”,盈儿摇摇头,伏在文轩耳边说:“你去反而会坏事,你没看长老那个样子,不过长老一向很疼我的,郑州最好癫痫医院地址我相信我能说服他,别担心了,你就在这儿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的”,然后对他莞尔一笑,点点头,文轩一脸担忧的望着盈儿,他猜到事情没这么简单,可是又无能为力,也只有点头应允,无奈的看着盈儿随长老远去。
  盈儿从长老的神情中看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刚才她是怕文轩担心,才故作轻松的说没事,因为她从没有看到长老的脸色那么难看过,尤其是听她说到梦中人的时候,她从长老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沧桑的悲痛。长老一向很疼盈儿的,可以说盈儿是伴着长老的故事长大的,记忆中的长老脸上总是带着慈祥的微笑的,可是今天,长老的脸色让盈儿感到了害怕,她不敢再调皮,只是低头默默无语的跟着长老走进了长老别苑,那是一座很别致的院落,四面依然竹林环绕,房子的中间是一个很大的厅,供奉着蝴蝶谷的先人----那是一只很美的彩蝶,栩栩如生,旁边是她化为人形后的样子,一代绝色佳人。盈儿听长老说过,那是最早的蝴蝶仙子,功德圆满,早已飞仙而去。在这旁边供奉的还有一张是上一代的长老,那是一个穿着和现在的长老差不多的鹤发老者,原来盈儿也曾问过他是不是也飞仙了,可是长老只是神色严肃的摇摇头,不再言语,盈儿虽然好奇,可是也不再问。
  今天重新走进这个院子,走进这个厅,抬头看着这两幅画,此刻却似有两双严厉的眼睛在盯着盈儿,她不禁打了个寒战,心怦怦直跳,有些不安,这是从没有过的感觉。长老在画前面的一张藤椅上落座,然后招呼盈儿坐在他的旁边,语重心长的说:“盈儿,你老实说,他来了多长时间了,你真对他动了感情吗?”,盈儿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和长老说了她与文轩的花海相遇及其后来的一切,当讲到她与文轩都曾梦到过彼此时,长老满脸悲痛的喃喃自语的说:“冤孽啊,冤孽,难道这是天意吗,天真要亡我蝴蝶谷吗?”盈儿听了这话,吓的不敢言语,一脸疑惑的望着长老,又忍不住小声的问:“长老,你在说什么,为什么天要亡我蝴蝶谷?”。长老转过脸,慈爱的用手摸摸盈儿的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盈儿,也是该让你知道一切的时候了,今天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一个千年前与你有关的故事,一个关乎你的命运和蝴蝶谷的命运的故事,唉!本河南省郸城县第二人民医院癫痫科怎么样来以为可以不让你知道这个故事,可是轮回的宿命还是不肯放过你,不肯放过我们蝴蝶谷,今天还是要和你讲了。”听了这些话,盈儿更好奇了,便问长老:“怎么,这个故事还与我有关吗?”,长老点点头,用悲痛的语调把盈儿带回到了千年前,那场悲剧的开端。
  时间追溯到千年前,一个和盈儿长的很像的女子,一身白衣在一院子里练剑,旁边站着一老者一脸慈祥的微笑,时不时指导一下。这个女子叫雪儿,这个老者就是前一任蝴蝶谷的长老。雪儿是一只变成人形百余年的白蝶,天生冰雪聪明,虽然只有两百岁,却已超过五百年的道行修行,长老很喜欢雪儿,好似看到了奇才,也对她抱着很大的希望,雪儿也成为继蝴蝶谷开山鼻祖之后第二个飞仙成功的希望。雪儿从小喜欢舞剑,还自创了一套蝴蝶剑法,每次一身白衣,轻盈的身姿舞起来,最是惹人注目,让人艳羡,在经长老的指点,武学造诣更是进步的飞快。
  每日,雪儿最喜欢拿剑周游蝴蝶谷,找一幽静的地方练剑,也是因为对剑的这份痴迷,那一日巧遇误入蝴蝶谷的剑客白羽凡,那时的蝴蝶谷有缘的凡人是可以出入的,没有像现在这样的严禁,也没有能使凡人变昏迷的百花毒,那是后来的长老为了防止凡人的进入施的魔法。两个人以剑会友,相见恨晚,很快便相知相惜,坠入爱河。从此,蝴蝶谷有了两个白色的身影日日比剑,形影不离。长老虽然也反对雪儿与一凡人相恋,可是因为太宠雪儿,也就没极力反对,想着这也没耽误她的修为,就听之任之了。可是这也成了长老最追悔莫及的一件事。
  美好的事物总是很短暂,这样的日子不到两月,人蝶相恋,触怒了天庭,降罪于整个蝴蝶谷。天,突降大雪,三天三夜,美丽的蝴蝶谷被白雪覆盖,突来的严寒冻死很多的花草还有还未修成人形的蝴蝶。整个蝴蝶谷顿时变得死气沉沉,一片凄惨。长老与天庭力争无果,心力憔悴,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雪儿见因自己而危害了整个蝴蝶谷更是心如刀绞,欲哭无泪。人蝶为何不能相恋?她向天宫哭诉,跪了三天三夜,也无法改变这既定的宿命。后来她偷听了长老与天庭使者的谈话,说若她诚心悔过,亲手杀死那个凡人,结束这场爱恋,或许还能挽救整个蝴蝶谷。还有另癫痫病在发作时有规律吗?一种选择就是她毁掉多年的修为,以死谢罪,用她的内丹自爆的热量融化这场雪,蝴蝶谷的生灵可以挽救,那个凡人可以保住性命,可是她却只能灰飞烟灭了。
  听了这样的话,雪儿倒是出奇的平静了,她知道长老一定会劝她做第一种选择,可是她又怎么可能做到呢!那份爱刻骨铭心,早已超越了生死,她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他的生命,去换整个蝴蝶谷的安宁。心中暗暗的做了决定,为了防止迟则有变,就在那天夜里雪儿留书一封,要他好好的活着,她先走一步,也许无缘再见,就当是一场梦吧,梦醒了,留一份美丽的回忆在心里,就足够了。雪儿自爆了内丹,她近五百年的修为加上她天生的灵气,化作一股紫烟围绕蝴蝶谷盘旋,用这个热量融化了积雪,花草开始复苏,蝴蝶谷又开始有了生机。白羽凡看到雪儿的留书,几近疯狂的追出的时候,雪儿已经自爆内丹,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就这样化作一股烟,他绝望的大喊:“雪儿,不,不要······”,可是已经迟了,他仰天长啸,用剑指着天,悲愤的喊:“天,你如此不仁,何以为天?”又对着雪儿的那股烟喃喃的说:“雪儿,没有了你,我怎么可能独活,那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等着我,我就来陪你”说完,拔剑自刎,陪雪儿一起为这场灾难赎罪。
  就在雪儿最后一缕烟就要消散的时候,长老及时发现,不忍雪儿就此魂飞魄散,耗尽他近千年的修为护住了雪儿的最后一缕魂魄,装入圣瓶,交与现在的长老,叮嘱他好好看护,经过几百年的圣水滋养,她还能化为蝴蝶,重新修炼。只是切记在她化蝶之前一定要给她吃忘情丹,抹去这份白色的记忆,那样她才可能不做另一个雪儿,才能静心修炼,成就功德。交代完这些事情,因为精力耗尽,长老也圆寂了,本来以他的修为,再过几年就可以跨过千年修炼的瓶颈,功德圆满,飞仙而去,可是却因为这一场浩劫,在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永远的错过了。
  讲到这儿,现任长老老泪纵横,盈儿从未见长老如此失态过,长老望着盈儿,说:“听明白了吗,孩子,你就是雪儿的那缕魂魄长成的,本来我以为给你吃了忘情丹,你会忘了前世的记忆,忘了他,忘了一切,从新来过,可是没有想到,你们的这份感情如治疗羊癫疯都有哪些活动此强烈,还保留了一份梦中的记忆。还记得你和我说你的梦的时候,我曾告诫过你,不可动情念,我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免,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虽然你已经忘记了白色,开始喜欢紫色,(那是因为我给你吃了紫色的忘情丹)可是那份白色的记忆却变成了紫色的记忆,依然存在着,这场孽缘又开始继续。今夜突降流星雨,我观天象有变,才开始觉得有些异常,是我的疏忽,至使这场浩劫又要重演。蝴蝶谷经历了近千年的修复,才慢慢恢复生机,盈儿,你真的又要使蝴蝶谷因你而毁灭吗,那样你怎对得起前任长老不惜生命的代价救你?你又怎对得起我多年对你的教导与期望?”,听到这儿,盈儿泪流满面,哭着对长老说:“对不起,长老,我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严重,我也不知道曾发生过这样的故事,可是我该怎么办,这份感情经历的千年,依然来临,为什么天就不能容它呢,人蝶真的不能相恋吗?这是为什么呢?”
  看着盈儿的泪眼和满脸的疑问,长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孩子,天道如此,不是人力能够改变的,事到如今你只有两个选择或者杀了他,或者忘了他。知道你不忍心第一种,那就忘了吧!上次因为他先你而死,没给他吃忘情丹,所以你们彼此都还保留了一份梦中的模糊的记忆,这次一定要彻底的忘却!”说着长老拿出一个小瓶,里面有几颗白色的药丸,他倒出两颗递给盈儿,严肃的说:“这是新炼制的忘情丹,比之以前药效强之百倍,你一颗,他一颗,只有这样你们才会彻底忘了彼此,结束这场不容于天道的爱恋。从此他做他的人,你做你的蝶,多年以后你还有望修成正果,飞升仙道,获得不死不灭之身。这样不是很好吗?盈儿,记着不要再执着,以至于酿成大祸,不可收拾。”盈儿默默的接过这两颗丹药,不甘心的问:“长老,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长老无奈的摇摇头,不语。
  “怎么办,怎么办”,在回去的路上,盈儿问了自己一千个怎么办,可是也没有想到办法,突如其来的悲剧故事,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盈儿一时接受不了,任她无比聪明的头脑此刻也是六神无主,没有的主意。盈儿拿着这两颗丹药,失魂落魄的向回走,无边的痛楚从心底开始蔓延到全身······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尘封
  • 下一篇:家住长江边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