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硅铍石化 >正文

薰衣草之约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霸医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

  阳光撒向普罗旺斯,在光线的照耀下的普罗旺斯一切都显得美丽又富有诗意。

  微风轻轻吹过,仿佛置身于浪漫的紫色海洋之中,姜宇辰独自站在薰衣草花海中,指间传来薰衣草花瓣带来的冰凉触感。

  用手轻轻摩擦,细细的嗅着紫色花瓣带来的淡淡花香。

  刹那间,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入姜宇辰的眼帘,姜宇辰的心跳不由的加快,是她!

  姜宇辰快步向前,拍了一下,面前的女孩,露出幸福的笑容,“于晚晴!十年之约我……”话还没有说完,女孩回头,姜宇辰的笑容瞬间凝固,要说出口的话也活生生的被咽回肚中。

  她,不是她!

  “抱歉,我认错人了。”女孩释然,便消失在姜宇辰的视线中。

  姜宇辰一阵失落,刚刚那女孩的背影好像当初于晚晴的身影。

  那时的于晚晴的背影也是这么的迷人,这么的让人心动。

  当初,姜宇辰和死党逃课,匆匆跑下教学楼时,遇到匆匆上楼的于晚晴,偶然的擦肩而过,平淡无奇,但那背影却完完全全的烙在姜宇辰的脑海里,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

  “嘿!哥们!看傻了吧!”死党使劲摇晃了一下姜宇辰的身体,这才把姜宇辰拉入现实。

  姜宇辰碰了一下死党的胳膊,看向那背影,问道:“那个女孩你认识吗?”

  死党听言,“嘿嘿”笑着,一副你懂得的样子,猥琐的看着姜宇辰,于是姜宇辰被死党狠狠地宰了一顿,钱包最后变得比脸还干净。

  庆幸的是,死党知道的消息还真不少,姜宇辰不仅打听到那个女孩是十一班的于晚晴,还掌握了于晚晴的手机号。

  放学后,姜宇辰掏出手机毫不犹豫的给于晚晴发了条短信,“嘿!美女,交个朋友怎么样?”

  短信发出不久一阵轻柔的短信铃声急促的敲打着姜宇辰嘭嘭跳动的心脏。

  打开短信却只有简短的两个字“你是?”

  “我叫姜宇辰,交个朋友吧!”自从短信发出,姜宇辰就在也没有收到一条于晚晴的短信!第二天,姜宇辰苦闷着脸,把昨晚的事情讲给死党听,让死党帮忙想办法。

  听完姜宇辰的叙述,死党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姜宇辰,嘴里淡淡吐出一句话,差点让姜宇辰晕过去,“忘记告诉你,于晚晴比较讨厌坏学生,你的名声我就不发表评论了!”

  姜宇辰的坏名声早就传播于校园的各个角落,难怪于晚晴看到最后一条短信会选择直接无视姜宇辰。

  姜宇辰真是被死党打败,这种事怎么不早说!

  不过姜宇辰不会轻易屈服,天天到于晚晴的教室堵截于晚晴,嚷嚷着要和于晚晴做朋友。

  结果搞得于晚晴见到姜宇辰比见到鬼还可怕,天天都小心翼翼的躲着姜宇辰上学放学。

  让姜宇辰没有想到的是,真的有一天他们会成为朋友。

  那天,于晚晴被姜宇辰死皮赖脸的送回家,发现早已与母亲离婚的父亲带着一位年轻的陌生女子回到家中,并让她喊那个陌生女人叫妈妈。

  于晚晴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她还幻想着父母能够和好如初!于晚晴非常厌恶那个女人并与那个女人吵了起来,最后以于晚晴父亲给了于晚晴一巴掌落幕。

  于晚晴清楚的记着这是父亲第一次对她出手,所有的委屈全部化为泪水,悄然落下,只是于晚晴的父亲不仅没有安慰她而是更加严厉的斥责她,于晚晴一气之下夺门而去。

  最终与在大街闲逛的姜宇辰撞了个满怀。

  姜宇辰看着于晚晴红红的眼眶,还有残留在脸颊的泪痕,刚刚才把她送回家,现在就这样了,肯定是跟父母吵架了。

  姜宇辰心疼的问:“怎么啦,和你爸妈吵架了?”

  “不用你管!”于晚晴用小手把泪痕一抹,用力把姜宇辰推到一旁,转身就跑。

  结果却被姜宇辰一把拉住。

  “喂!你干什么!快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于晚晴用力挣扎,却无济于事,姜宇辰的力气可比于晚晴大多了,于晚晴只好被姜宇辰拉着走。

  结果于晚晴被姜宇辰拉到一家路边的大排档中。

  姜宇辰强行把于晚晴拉到座位上,对着老板大喊:“老板,麻辣烫每样来两份,要变态辣!”

  “噗嗤!”于晚晴被姜宇辰气吞山河的样子逗笑了,抑郁的心情一扫而空。

  当老板端上两大盘麻辣烫时,于晚晴一脸汗颜,你确定这些能吃完?

  不过姜宇辰可不知道于晚晴的想法,急忙催促道:“快吃啊,凉了就没有口感了!”说完就狼吞虎咽起来。

  于晚晴也不顾形象大口的吃着,反正也不是她付钱,这家伙这么讨厌,一定要多吃点,吃穷他!

  只是变态辣实在是太变态了!于晚晴治疗女性癫痫病有哪些方法时不时用小手在嘴边扇风,然后大口大口的喝着凉水,有时还会吐出香舌,大呼“过瘾!”

  姜宇辰一边大口吸着凉气一边说:“怎么样过瘾吧!我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这么大吃一顿,心情立马爽歪歪!”

  姜宇辰刚说完又埋下头进攻麻辣烫。(美文阅读网)

  于晚晴看着姜宇辰这幅吃货的模样,心中一甜,这家伙也不是那么可恶嘛!

  二、

  那晚姜宇辰和于晚晴分开后,姜宇辰收到一条于晚晴的短信,“感觉你还不赖,这几天放学不准来找我,否则就和你做朋友啦!过几天我会找你的!”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接着又收到于晚晴一条短信,一个可爱的表情配上一句可爱的话,“约定了喔!”

  耍赖!赤裸裸的耍赖!自己都没同意!

  对于这种威胁和耍赖,姜宇辰只好说出两个字——服从!

  可是姜宇辰有种预感,感觉这事有些不对劲,有种被耍的感觉。
#p#分页标题#e#
  果然!姜宇辰真是叹服自己的预感如此之精准,准到自己后悔没去买彩票!

  两个多星期过去了!于晚晴都没有联系他,真是感觉被耍了!

  自从感觉被耍后,姜宇辰天天黑着脸,一副要发作的样子。

  死党为了维护世界和平,为于晚晴想了各种理由来安慰姜宇辰,这才没有导致火山迅速爆发。

  只是时间可以证明一切,眼看纸里快包不住火时,一条短信拯救世界。

  是于晚晴发来的,“姜宇辰很遵守约定嘛!放学来找我,我答应你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姜宇辰激动的心情无以复加,放学的铃声还未结束,姜宇辰就急匆匆的跑到十一班的教室门口,向里望去,希望找到于晚晴的身影。

  当人差不多快要走光的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姜宇辰面前,“想不到,我们臭名昭著的姜大少爷也会遵守约定!”

  “那是!”姜宇辰有些心虚,要不是死党拦着,估计自己早就来质问她了,真是感谢死党!

  “呐!这是给你的!”于晚晴将几本精致的笔记本递给姜宇辰。

  “这是什么?”

  “我精心整理的所有科目的笔记。”

  “要不要啊!这些你还是收好吧,我可不需要!”姜宇辰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般,学习什么的最讨厌了!

  于晚晴却是很生气,霸道的说“姜宇辰!我不喜欢坏学生,可是我想和你做朋友!所以你要变好!变好!”

  姜宇辰真是非常讨厌学习,直摇头,于晚晴直接揪着姜宇辰的耳朵说道:“姜宇辰不同意的话我们就绝交!”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美文阅读网)

  于晚晴还真是姜宇辰的克星,一说绝交姜宇辰就蔫了,对此只有两个字——服从!

  其实姜宇辰还是非常感动的,于晚晴为了他花费两个多星期的时间来整理这几本笔记,于晚晴为了自己都这般努力,自己有什么理由让她失望呢!

  令姜宇辰万万没想到的是,于晚晴竟然为他制定了魔鬼训练,每天都要背诵大量知识点,最恐怖的是“于晚晴魔鬼考核!”

  学习一旦不用心或者考核没有通过,轻则于晚晴会用小手在姜宇辰的腰间狠狠一旋转,来个腰部按摩,重则以绝交相威胁!

  对此姜宇辰毫无办法,只能苦逼的埋头学习,谁让他是这么的喜欢她!

  令姜宇辰兴奋的是,于晚晴为了鼓励姜宇辰勤奋学习,答应姜宇辰只要他期中考试全部科目及格就和姜宇辰分享一个秘密!

  为了这个秘密,姜宇辰可谓是头悬梁锥刺股,死党每天都要摸他的额头来确保姜宇辰不是因发烧导致脑子烧坏,才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平时让姜宇辰学习比让他去死都难啊!

  最终期中考试落幕,成绩公布后,姜宇辰被各科考试表扬,同学们都投来羡慕的目光,唯独只有姜宇辰坐在位上闷闷不乐的。

  为什么呢?因为美中不足,姜宇辰有一科没及格,这就意味着自己与于晚晴所说的秘密无缘了。

  放学后姜宇辰苦着脸把成绩递给于晚晴,于晚晴看着成绩单,连连点头,赞许的说道:“不错哦!我就知道你可以的,虽然有一科没有过关但是看在你那么努力的份上,我就带你去吧!”

  说完向姜宇辰一勾手,踮着脚尖欢快的蹦蹦跳跳的走出校园。

  听到这句话的姜宇辰呆呆的愣在原地,这是完全没有想到的结果!

  三、

  于晚晴看到愣在原地的姜宇辰轻笑一下,跑到姜宇辰旁边用力一拍姜宇辰的脑袋,大声喊“喂!你还不走!不走就不去了!”

  姜宇辰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跟上于晚晴的脚步,所有的郁闷全都一扫而空。

  不知不觉间,姜宇辰和于晚晴已经到达目的地,这是一片废弃的荒地,已经好多年没有全国最好的癫痫病医院管理了,到处都杂草丛生。

  于晚晴轻轻吐了口气,欢快的说:“看到那个小山坡了吗?上去你就知道我的秘密啦!”

  说完拉着姜宇辰的手跑向山坡。

  站在山坡之上视野突然开阔,向下眺望,山坡之下一簇簇薰衣草在这炎炎夏日开放的如此热烈、坚定、勇敢!

  于晚晴缓缓地坐下自言自语道:“听说过薰衣草的传说吗?”

  随后自顾自的说起来:“传说普罗旺斯的村里有个少女,一个人独自在寒冷的山中采着含苞待放的花朵,但是却遇到了一位来自远方但受伤的旅人,少女一看到这位青年,整颗心便被他那风度翩翩的笑容给俘虏了!于是少女便将他请到家中,也不管家人的反对,坚持要照顾他直到痊愈,而过了几天后,青年旅人的伤也已经康复,但两人的恋情却急速蔓延,已经到了难分难舍的地步。不久后的某日,青年旅人向少女告别离去,而正处于热恋中的少女却坚持要随青年离去,虽然亲人们极力挽留,但她还是坚持要和青年一起到开满玫瑰花的故乡!就在少女临走的前一刻,村子里的老太太给了她一束薰衣草,要她用这束薰衣草来试探青年旅人的真心,因为...传说薰衣草的香气能让不洁之物现形。正当旅人牵起她的手准备远行时,少女便将藏在大衣里的薰衣草丢掷在青年的身上,没想到,青年的身上发出一阵紫色的轻烟之后,就随着风烟消云散了!而少女在山谷中还仿佛隐隐的听到青年爽朗的笑声,就这样,留下了少女一人孤形影单...”

  于晚晴顿了顿继续说:“在不久之后那个少女也消失了,姜宇辰你觉得少女去了哪里?”

  姜宇辰深深地看了一眼于晚晴,显然被这个故事所打动,“可能是去找那位少年了吧!”

  许久两人不再说话,向远方眺望,望着即将消失在天空的一抹红霞。

  四、

  在哪以后的日子里姜宇辰开始勤奋学习,为的就是能够追上于晚晴,然后把于晚晴泡到手!

  在姜宇辰勤奋学习的日子里,死党却还是老样子,一点不被姜宇辰所感染,于晚晴依旧会在放学后为姜宇辰补习功课,两个月下来,姜宇辰竟然奇迹般的追上所学的课程,于晚晴对此很是惊讶,就连姜宇辰自己也有些不相信,没想到自己这么聪明!#p#分页标题#e#

  对于姜宇辰来说,吃惊之外更多的是窃喜,自己终于与于晚晴站在同一高度了,可以实行第二步计划了!

  自从追上课程后,于晚晴拒绝为姜宇辰补课,因为她说自己已经帮不了他了,剩下的只能靠他自己啦!

  因此两人的联系开始越来越少,少的只剩下于晚晴发来催自己学习的短信。

  为了能经常见到于晚晴姜宇辰可是煞费苦心,总是厚着脸皮带着一些故意不会的问题去找于晚晴,而于晚晴总是不厌其烦的认真的为姜宇辰讲解。

  看着于晚晴认真的脸庞,也不失为一种另样的幸福。

  时间在这淡淡的生活中随风飘散,一切也过的平平淡淡,只是不争气的死党让姜宇辰很是头疼。

  天有些阴暗如同姜宇辰此刻的心情般,死党逃课被抓,班主任罚他放学后把卫生区和教室卫生全部打扫干净,当死党用冒着小星星般的眼神,又装的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向姜宇辰时,姜宇辰抖了抖鸡皮疙瘩,真是被死党打败了。

  经过半个小时的艰苦奋斗,终于完成任务,死党大手一挥,豪迈的说:“走!请你喝饮料。”

  两人肩并肩走向商店,结果……

  结果去看到了于晚晴,于晚晴手中捧着奶茶,乖巧的依偎在一位陌生男生的怀中,满脸幸福的模样。

  姜宇辰至今都无法想象自己当时的表情,只知道自己当时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仿佛天塌下来一般,有些头晕目眩,很明显那是于晚晴的男朋友!

  与此同时死党发现了姜宇辰的异样,顺着姜宇辰的目光望去,身体一震,迅速拉着姜宇辰离开这伤心之地。

  那天饮料变成了麻辣烫,一颗火热的心也坠落冰窖,姜宇辰一声不吭闷头吃着麻辣烫不停地加着辣椒。

  望着临近崩溃的姜宇辰,死党叹息道:“哭吧,别忍着,哭出来就好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姜宇辰不去理会,对于姜宇辰来说食物如同嚼蜡,但似乎这有着超乎常理的麻辣才能短暂的忘记这蚀骨剜心般的疼痛。

  “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姜宇辰的声音有些沙哑,让人听起来极为心疼。

  死党无奈的摇摇头,在沉默着悄悄离去。

  “滴答”“滴答”天空飘起淅淅沥沥的小雨,让世界变得朦胧,让人看不透彻,似乎这场雨也在为姜宇辰感到悲伤。

  姜宇辰望着飘落的雨点,有些失神,回过神来拖着早已疲惫的身心向外走去,随着这场朦胧的细雨落下晶莹的泪滴,他的爱、他的难过、他的心痛也随着这场细雨流逝。

  姜宇辰的身体慢慢淡出这朦胧的世界,从此刻开始他明白他与她从此再无交治疗羊角风比较便宜的医院集,有的也仅仅只是所谓的“朋友”二字。

  五、

  后来死党告诉姜宇辰,于晚晴的男朋友叫做李辰逸,他不仅长的帅更是一个学霸,据说还有点花心。

  在那之后,姜宇辰有意无意中见过李辰逸几次,李辰逸总是穿着白衬衣,高瘦的身材再配上一个迷人的笑容,着实迷倒一片女生。

  不过这些早已与姜宇辰毫无关系,姜宇辰每天把自己埋在题海中,他想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也可以让他忘记本就不该有的情思。

  可是姜宇辰错了,两个月后的一天死党急匆匆的跑到姜宇辰面前告诉姜宇辰于晚晴和李辰逸分手时,他的心还是狠狠的抖了一下,他想于晚晴现在心肯定很疼,就如当初自己那晚般,蚀骨剜心的疼。

  姜宇辰近乎颤抖的问道:“他们为什么分手?”

  死党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怒的说:“还能因为什么,李辰逸看上别的女的了呗!”

  “混蛋”姜宇辰提起拳头怒气冲冲的向外走去,自己疼都来不及的女孩,却被人这般无情的伤害,简直是不可饶恕!

  找到李辰逸是,李辰逸正与一位女生暧昧,这让本身就很愤怒的姜宇辰更加增添了几分火气,二话没说,拽起李辰逸的衣领狠狠的一拳……

  最终扭打在一起的两人被分开,冷静下来的姜宇辰这才想起还有一个被狠心抛弃的人,于是匆匆离去,心里满是焦急。

  姜宇辰近乎疯狂地寻找于晚晴,就差把整个校园翻过来,可是一点于晚晴的踪迹都没有。

  这时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顺着香味寻找,原来是一位女生手中薰衣草的味道。

  薰衣草!姜宇辰眼前一亮,不顾一切的跑向那个只属于他和她的小天地,姜宇辰有种直觉,感觉于晚晴绝对在那里!

  果然,不出所料,一个纤弱又熟悉的背影映入眼帘,犹如初识般。

  山坡上,于晚晴双手抱膝不停地抽噎着。

  终于找到于晚晴,姜宇辰狠狠的舒了口气,但看到那伤心的模样,心里却又不由的一紧。

  姜宇辰走到于晚晴身边,轻轻的揉了揉于晚晴有些乱的秀发,安慰道:“别哭,有我在呢!那混蛋不值得你为他伤心!”

  于晚晴抬起带着泪珠的脸蛋,眼里充满着苦楚,用力点头。

  随即猛地扑到姜宇辰怀中,哭的更加伤心。

  “呜呜,姜宇辰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还以为全世界都不要我了!”

  姜宇辰轻轻的拥住于晚晴,柔声道:“笨蛋你还不理解我的心意吗?我一直在,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你我也不会抛弃你!”

  于晚晴把头埋在姜宇辰的胸口,撒娇的摸着眼泪和鼻涕,心头浮现一丝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叫做喜欢。

  第二天,姜宇辰的父母被学校“请来”,因为悲催的李辰逸被姜宇辰打出了轻微脑震荡。

  在一番调解后,事情得以解决,但教导主任说事情情节严重,双方都记大过并在后天的师生大会上作出深刻检讨。

  六、

  师生大会上李辰逸念着手中的稿子,说他和于晚晴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只是关系比较亲近,没想到姜宇辰却以为他们是情侣关系,对他大打出手。

  很巧妙的将所有的错推给了姜宇辰。
#p#分页标题#e#
  姜宇辰对着些话嗤之以鼻,但是却满脸担忧的看向于晚晴,他怕于晚晴再次被这话所伤害。

  人群中四目相对,于晚晴也在有同样的眼神,担忧的看着姜宇辰,两人会心一笑,似乎什么流言蜚语都不显得那么重要。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的一种东西。

  轮到姜宇辰时,姜宇辰表现的很从容,抓起话筒说道:“是我对李辰逸大打出手,确实是我的错,我为此道歉,但是李辰逸所说的话我不想解释,清者自清,相信大家心里也清楚,并且我不认为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

  话音刚落掌声雷动。

  姜宇辰偷偷瞄了眼于晚晴,于晚晴那飘忽不定的眼神和那红扑扑的脸蛋,看起来煞是可爱。

  只是姜宇辰却没有注意到教导主任气的发绿的苦瓜脸。

  夕阳下,姜宇辰和于晚晴并肩而坐在小山坡上,微风浮动,紫色花海随风荡漾。

  姜宇辰慢慢的向于晚晴靠近,于晚晴则是红着脸想一旁挪动。

  姜宇辰脸上挂满郁闷,胜利就在眼前,万万不可轻言放弃放弃。

  姜宇辰总是感觉于晚晴有股熟悉的味道,随即眼前一亮,姜宇辰靠近于晚晴身旁细细的嗅着,喃喃道:“薰衣草的味道,我喜欢!”

  于晚晴调皮的吐了吐小香舌,没有回答,给予默认。

  姜宇辰趁于晚晴不注意猛地扑倒于晚晴身上。

  “好香,让我好好闻闻!”

  “哎呀,你讨厌,快起来,快起来呀!”于晚晴虽然挣扎但却是一副小女人的姿态,心中满是欢喜。北京能看好癫痫的医院去哪找

  终于在姜宇辰松懈时,于晚晴挣脱出姜宇辰的怀抱,从衣兜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香包,羞涩的说:“这……这是我自己亲手做的,送给你!”说完羞红脸,迅速跑开。

  姜宇辰倒是没搞懂什么意思只是把玩着香包,细细的嗅着,满满的都是薰衣草的味道,他喜欢。

  七、

  自从师生大会后,姜宇辰名声大噪,而教导主任却一直在封杀姜宇辰,隔三差五将姜宇辰叫到办公室进行“说服”教育。

  姜宇辰总是以“你影响到我的正常学习”这几个字进行有力回击,气的教导主任的脸由绿苦瓜变成紫茄子,这种不尊重师长的行为真是令(gan)人(de)发(piao)指(liang)。

  最终教导主任放弃了对姜宇辰的攻势,反而把矛头指向于晚晴,但是于晚晴的淡定态度更是激怒了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将于晚晴的家长找来,让于晚晴吃惊的是,来的人不是她的父亲而是她的继母!

  于晚晴的继母凶狠的瞥了一眼于晚晴,嘴里发出一声冷哼,让于晚晴有些不详的预感。

  不出所料,继母回到家中将于晚晴的事添头加醋的说给父亲听,于晚晴可谓百口莫辩。

  最终,刻骨铭心的第二巴掌烙在于晚晴带泪的脸庞。

  于晚晴曾偷偷跟母亲诉苦,母亲非常心疼于晚晴,要把于晚晴接到她的城市,跟她一起生活,脱离这无边的苦海。

  但是于晚晴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母亲的好意,因为这里有她喜欢的人,她不想离开他,尽管代价是这般苦楚。

  为了躲避教导主任,姜宇辰和于晚晴两人在学校尽量不见面,只敢在放学后来到荒地偷偷“幽会”。

  在这方小天地中,他们可以尽情的依偎在一起,幻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以及去普罗旺斯来一次甜蜜的旅行,多想将这美好的时光留住,永远不流逝,一直到老。

  八、

  有一天,姜宇辰托死党告诉于晚晴今晚有事不能陪她,于晚晴没有追问什么事,很是信任的点点头。

  但是于晚晴又不想早早回家,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家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她一刻都不想在那里停留。

  最后,徘徊间来到了第一次来吃麻辣烫的地方,嘴角上扬,那就在这里大吃一顿吧,以此发泄一下自己阴郁的心情。

  刚到大排档脚跟还没有站稳,与她相亲相爱的姜宇辰就送给她一个晴天霹雳,姜宇辰身边一位女生正暧昧的挽着姜宇辰的胳膊,女孩长长的散发,清澈的眼神散发出一股惹人怜爱的气息。

  于晚晴与那女生真是天壤之别,自己完败。

  原来姜宇辰也是一个混蛋,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

  于晚晴含泪跑出去,姜宇辰在后面边跑边喊着于晚晴的名字。

  于晚晴不去理会,拼命的奔跑,她想逃离这里,想离开这本就不属于她的地方。她想逃离这可怕的噩梦,让自己快快醒来,这里的一切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最终于晚晴跑不动了,索性就愣在原地,任凭姜宇辰搂在怀中,无论姜宇辰怎样解释都无动于衷。

  后来姜宇辰把于晚晴送回家中,很长一段时间姜宇辰都找不到于晚晴。

  其实那个女孩只是姜宇辰的表妹,自小两人比较亲密,姜宇辰怕于晚晴看到会吃醋,也怕于晚晴会胡思乱想,就没有敢带她一起出来,没想到一点小小的不信任经酿成不可挽回的大错。

  也许他与于晚晴真是有缘无分吧。

  很久以后,姜宇辰收到一封匿名信,其实就是于晚晴写他的。

  打开信,清秀的字整齐的躺在纸中。

  姜宇辰你哥混蛋!虽然你表妹将事情的原委向我解释的很清楚,但是并不代表我会原谅你,你我之间缺少的是信任,所以我决定离开你,我决定用十年来赌一次,十年之后的今天你在普罗旺斯最大薰衣草花海找到我,我就嫁给你!请信任我,我也会信任你,姜宇辰十年后见!

  姜宇辰小心翼翼的将信收好,默默地记住今天的日子,眼中尽显坚定的信念。

  思绪拉回,同样坚定的眼神,时间却已流逝十年。

  站在花海之中的姜宇辰,抚摸着一株株紫色的薰衣草,眼里满怀悲伤,不禁喃喃道:“十年之约,最终的你还是没有来,是不是我太过执着,也罢,祝你幸福!”

  祝福的话语消失在空中,也许她会听到的。

  “你个笨蛋,到现在还是不信任我吗?”姜宇辰身后响起哽咽声,猛然转身,女子早已泪水滂沱。#p#分页标题#e#

  紫色的海洋,紫色的香柱,静静的释放着淡淡香气,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

  “于晚晴,你说话要算数!”

  “不嫁,你都不信任我!”

  “你耍赖!”

  “怎样!你咬我啊!”

  作者:我说一来你说啪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