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高草草原 >正文

有关孔子的2000字作文_作文

时间2020-10-16 来源:霸医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

  孔子用着陕北腔读着《木兰诗》。他边织布边呤诵。只听见“挨千刀的,喊什么喊”。孔子的妻就闪亮登厂了。孔子的妻子穿着巴黎舞裙以一个360度大转圈,转了上来,不知从那儿传出口哨声和掌声。突然,孔子的妻子穿的巴黎舞裙“咔嚓”一声,缓缓的脸也展现在眼前。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孔子的妻子相貌非凡,一头有着蝇子一年四季长在上面的头发(秋天和冬天蝇子顺遍在她头上冬眠),一字眉下边长着狐狸般细长的眼睛,高大的鼻子流着鼻涕,舌头不停的舔着嘴边的‘美人痣”一闭嘴就是龅牙迎外。孔子的妻子又换了一身衣服高兴的说:“小交子今年28。人称一朵‘霉鬼化”……”。孔子的妻子还没说完,只见孔子像羊角风复发,倒地抖手吐白沫……

  之后,孔子起来大骂:“导演最不行叫个巩利,这种货色你也上台?”只见孔子的大儿子的弟弟的舅爷的舅舅的妹子不知从那捞出一把与红太狼平时打灰太狼的平底锅就朝孔子扔去。只见孔子再现当年体操王子李宁的身段:先腾空跳起。然后,空中3600大旋转。好的平稳降落,非常完美。孔子登上第一名的奖台,拿到奖牌、鲜花。记者、主持人们争着抢着采访,特别是l罗京和何炅。

  孔子激动的说:“在这里!我首先要感谢俺的老爸和老娘……”

  之后,孔子由于激动双来了一个凌空飞跃,又一个完美的动作。即将落下时,“吱咯”一声孔子的腿骨折断倒地,之后就晕了……

  孔子渐渐睁开了眼,面前有一位美丽的护士,孔子像烧开的水两眼通红,双耳喷气。

  孔子那位护士说:“这位mim是来自‘白宫”的吗?皮肤这么白。我们好像在那儿见过?”

  护士说:“大爷,您真幽默。”

  此时此刻孔子的心都裂成两个,一个在北极,一个在南极。,一声“大爷”让孔子流下泪,孔子照照镜子,孔子的胡子确有点长。孔子把胡子剪掉以后,你还真别说,真是一个帅哥。随后,长治治疗癫痫孔子也换了一套现代人的衣服,剪短了头发……

  话说,这孔子尖掉这一把带有浓重的古典气息的胡子后,穿上一身潮流服。你还真别说,还真是一个一级大帅哥。跟那啥?刘德华、周杰伦、罗志祥、胡歌……有一拼!

  只见五百年前孙悟空身穿金甲战衣、腿披黄金衣、腰勒绿玉金带、脚蹬祥云金靴、头顶孔雀金冠;手拿金箍棒;脚踏金斗云;大喊一声:“老孙来也!”又见五百年后孔子西服领带一扎、牛仔裤一穿、红裤带一勒、球鞋一蹬、偏偏帽一扣。站在地球上某个角落,摆着PS(动作,姿式);左手拿着洪七公的打狗棒,右手端着当年哮天犬的狗盆盆;脚踏水泥地面;大唱一声:“你可怜可怜我吧!给我一点钱”。

  孔子无法生活!只好传乘已有几百年历史的乞丐……

  这天,孔子像往常一样手拿着一把笤帚当吉它,站在地球上某个角落,嘴里唱着改编的《爱情乞丐》:“你可怜可怜我吧!给我一点钱。”面前摆着打狗棒和哮天犬的狗盆盆。忽然来了一个很脏的人一手提着一桶胶,另一只手拿着一尺多张纸。走到孔子旁边的墙前面,用胶刷了刷,又贴上了一张手里拿着的纸,那人便默默的走了。孔子凑前一看:“超级男声,只要会唱会跳均可参加。如果得第一,奖金一千万而且全国巡环演唱……”孔子一看心想,心动不如行动。孔子便用自己乞讨的钱,去泳池边游边偷偷在泳池里洗澡;还在理发店整了一个酷发;又在商厂买了一套帅服。便去参加超级男声了。

  “第‘二百五”号!”评委叫着第‘二百五”号参加超级男声的选手。只见孔子,头发是黄色;眼睛带着一副没镜片的眼镜;耳朵带着闪耀的假钻石;嘴里叼着假冒违列的香烟;上身穿着黑作房生产的破夹克;下身是自己改造的乞丐裤。孔子刚上到评选台,就向女评委来了一个飞吻。

  又见孔子学着刘谦来了一句:“现在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不知从哪变出一把破吉它。下面的女孩子像疯了一般,狂朝孔子拥。本来是选拔赛,一下子变的像孔子开演唱会一样。“噔、啦啦啦啦……”那孔子一弹他的破吉他,下面的女声更为疯狂。导播一看不行了,太疯狂了。又是打120、又是打110……连贵州癫痫病在哪治疗最好精神病院的也叫来了……天上是战斗飞机、航母、导弹……地上是坦克、迫榴炮……警察多的能垒几十个长城……

  最后孔子成名,比那啥?迈克·杰克逊都牛皮……

  渐渐的。渐渐的。

  “老公,没事吧?我错啦?”

  孔子渐渐睁开眼。这原来之梦而已……

  儒家者流。盖出于司徒之官,助人君顺阴阳明教化者也。游文于六经之中,留意于仁义之际,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宗师仲尼,以重其言,于道最为高。

  ——《汉书·艺文志》

  孔子的长相颇怪。“生而圩顶”,就是说,他天生的脑袋畸型,头顶上中间低,四周高,司马贞说,其形状恰像倒过来的屋顶。名之曰丘,固当。不知命相学家是如何解释的。这种头顶是否暗示着承受天地之甘露阳光?孔子自学而成大才,其天赋必然很高。而其身长亦不凡,“九尺有六寸”,这在那时可以说是“硕人”了,“人皆谓之长人而异之”,人人都说他是长人,感到惊异。真正的一个齐鲁大汉。不过,这个“长人”的身影也确实够长了——长到遮蔽了整个民族漫长的历史,—个民族都—直顺着他的倒影前行两干多年了,我们何时才能走出这漫漫的阴影呢?

  据司马迁和《孔子家语》的记载,孔子乃是商代“三仁”之一微子的后代。那个有名的“仁义之师”的统帅宋襄公,便是他的十一世祖——难怪他也像宋襄公那样泥古不化,自讨苦吃。用古老的仁义道德去对付现世的流氓强盗,这也是他家族的祖传秘诀吧,只可惜常常不灵。到孔子的六世祖孔父嘉,“五世亲尽,别为公族”,不再属王族,姓也成了“孔”。后来孔父嘉又为人所逼而奔鲁。所以孔子确实是一位“没落贵族”。到他父亲叔梁纥,便是连人丁也很寥落了:正妻连生九女,—妾生子叫孟皮,却又是个跛子。年近七十的叔梁纥大概非常绝望了。但他还要作最后的努力,于是便向颜氏求婚,颜氏少女颜征“从父命”而嫁给了古稀之年的叔梁纥。所以,司马迁说这是“野合”,“野”与“礼”相对,夫妻双方年龄差别太大,不合周礼,所以这婚姻不是“礼合”,而是“野合”。“野合而生孔子”——这实在太有意北京市癫痫病医院官网味了,为什么呢?孔子终其一生都在为“礼坏乐崩”而头疼,而愤怒,而奔走呼号,要人们“克己复礼”,孰料他本人即是个不合礼的产儿呢。如果他的那位老父亲真的克制自己来恢复周礼,可就没有孔子了。真玄哪。要知道,这不合“礼”的产儿,竟是他们这古老家族之链上最辉煌的一环,也是我们这古老民族历史上最辉煌的人物啊!

  宋人说,“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好抬杠的李贽就此讽刺道,怪不得孔子出生之前,人们都点着蜡烛走路。我想,话不能这么说,也不是这么说的。我觉得,孔子确实是悬挂在那个遥远古世纪的一盏明灯,他使我们对那个遥远的时代不再觉得晦暗和神秘,他使那时代的人与后代乃至于我们沟通了。我们由他知道,即便在那么一个洪荒时代,也是有阳光普照着而万物不探手段地生机勃勃;那时代也发生着我们今天一样的事情:暴力和弱者的呻吟;混乱和宁静的企望;束缚与挣扎;阴谋与流血;理想碰了钉子;天真遇见邪恶;友情温暖,世态炎凉。在他手订的《诗经》中,我们甚至可以体验到最个性的感受——当那些面孔不一情性各异的个人复活时,那个时代不也就复活了吗?

  孔子生活的时代也真像他所说的,确实是混乱无道。他为之伤心不已:辉煌的“郁郁乎文哉”的周王朝已是日薄西山,伟大的周公早已英魂远逝,他制定的“礼”“乐”也土崩瓦解。“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到处都是乱臣贼子,且个个生龙活虎。西周古都废墟上的青草与野黍也一茬一茬地青了又黄,黄了又青,根深而茎壮了,掩埋在草丛中瓦裂的陶器早已流尽了最后一滴汁液。九鼎不知去向,三礼流失民间。东周呢?龟缩在洛邑弹九之地,可怜巴巴地看着那些纵横天下的伯霸诸侯,把九州版图闹得瓜分而豆刮。

  无可奈何花落去,还有谁来用红巾翠袖,擦去周王混浊的老泪?连孔子本人都不曾去那里。在这种时候,要“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真无异于痴人说梦。孔子正是这样的一位痴人。痴人往往缺乏现实感。他的精神就常常脱逸出现实的背景,沉浸在过去的辉煌中,追寻着万物逝去的方向。是的,他一生都在追寻,他周游列国,颠颠簸簸,既是在找人,找一个能实施他主张的人,更是在找过去的影子,找东周昔日的羊角风可以治好吗文明昌盛。面对这一伟大帝国的文化废墟,孔子领悟到并承诺了自己的使命!但挽狂澜于既倒,或知其不可而为之,只不过是一种令人钦敬的悲剧精神罢了,他最终还是失败了。当他奔波倦极归来,在一条小河边饮他那匹汗马时,他偶然从平静的流水中惊见自己斑驳的两鬓,“甚矣,吾衰矣”(太惨啦!我已经衰老了!)他顿时心凉如水。这衰弱的老人,他的多少雄心都失败了,多少理想都破灭了。壮志不酬,眺望茫茫无语的宇宙,他心事浩茫。人世渺小,天道无情,青山依旧,哲人其萎。于是,一句意味深长的叹息便如一丝凉风,吹彻古今:“逝者如斯夫!”

  我在几千年后的漆黑的夜里写这篇文章时,宛如见到他当初衰弱地站在苍茫高天之下的无情逝水边。那无限凄惶的老人的晚景使我大为感动。于是这篇文章的题目也就一闪而现了:这衰弱的,即将随着时间的流水逝去的老人,不就像黑暗旷野上快要燃尽的一枝蜡烛吗?四面飚风,寒意四逼,这支蜡烛艰难地闪耀……

  孔子死后,鲁哀公装模作样地悲痛一番,悼念一番,他写了一篇诔文,似乎感伤得很:“上天太不公平啦。不肯留下一位老人陪我,让我一人在鲁国孤零零的,唉,多么悲痛。”孔子的弟子子贡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生不能用,死而诔之,非礼也!”

  其实,对孔子“生不能用”的,岂止—位鲁哀公呢?孔子一生见过不少诸侯,像楚昭王,齐景公,卫灵公……等等,有谁用他呢?天下人事纷纷扬扬,新生事物层出不穷,人人都在玩新花样,搞新名堂,他老先生拿着一把过时的且是万古不变的尺子,东量量,西测测,这也不合“礼”,那也不合“乐”,到处招人惹人,别人对他敬而远之也是很自然的。同时他又像一个蹩脚的推销员,推销过时的、早已更新换代的产品。这产品不是按顾客的需求而设计,而是要以这产品的规格来设计顾客,正如韩非嘲笑他的,不是根据脚的大小来选鞋,而是根据鞋的大小来“削足”。他这么不合时宜,被人拒绝不是很正常的么?子贡以他的经济实力和外交天才,到处为老师打点鼓吹,也没有什么效果。子贡的悲痛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过分责备鲁哀公不能用孔子,就不大合情合理啦。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