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显微薄片 >正文

民国奇才_散文

时间2020-10-16 来源:霸医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民国三年三月,张其锽当选为约法会议议员,经李经羲推荐,袁世凯拟授其为广东巡阅使,并在约法会议上提出封爵,张对袁的做法不满,负气离京,以研究先秦诸子为名,息身于上海。民国六年(1917年)六月,李经羲就任国务总理,张被任命为高等顾问。七月一日,张勋复辟,张其锽再次退居上海,潜心于《墨子》研究。

  此后,张其锽借其在河南省督军署任秘书长的哥哥张其钜的关系,结识了北洋军阀吴佩孚。护法战争期间,张和谭延闿意气相投,成为谭的幕僚。民国八年,段祺瑞对湖南用兵,吴佩孚率第三师进驻衡阳,与谭延闿的湘军对峙,由张其锽从中牵线,谭、吴订立了休战协定,从此吴、张成为莫逆之交,而张也投入吴幕。第一次直奉战争时,张其锽任直系军阀吴佩孚的秘书长。民国十一年(1922年)六月,吴佩孚推荐张回广西,任广西省省长。为改变广西财政困难的局面,张上任后整顿税务、补交地价,但财政仍入不敷出。十三年六月,新桂系首领李宗仁攻入南宁,张其锽被迫下台,离开广西。

  民国十三年(1924年)九月,第二次直奉战争开始,张再入吴部任顾问。十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打败直系。张向吴佩孚建议,弃津、京返回湖北。吴率三千残余部队隐驻黄州,张一直未离其左右。次年十月,孙传芳在江苏起兵反对奉系,通电表示拥吴。张趁机游说直系各督军,推戴吴佩孚出山,吴遂到武汉,称受十四省将领推举,任讨贼联军总司令,以张其锽为秘书长。不久直奉言和,共同对付冯玉祥的国民军。民国十五年(1926年)四月,为什么会得抽疯这个病直奉军击败国民军占领北京,张因屡建功绩,被授以陆军上将衔。

  北伐战争时,吴佩孚主力被歼,张随吴溃退郑州。次年七月,随吴逃往四川,在河南新野属灰店,被当地红枪会打死。

  民国时,相术命理之风颇为盛行,军政界大员不只会打仗,还有不少爱卜卦问命。张其锽,则是其中建树最高者,军阀中最会算命的,非他莫属。张其锽,前清进士出身,曾任湖南省政府军事厅厅长、广西省长及十四省讨贼联军司令部秘书长等职。他博学多才,能文能武,熟读经史子集,对命理、星相之类术数有很深的造诣,人称“张铁口”

  一九一八年六月,张其锽受湖南督军谭延闿之托去衡阳见“孚威将军”吴佩孚结成姻亲为由,使谭吴去除敌对地位转而联合。结果是姻亲没有结成,二者联合的目的却实现了。

  张其锽本是说客,但会见吴佩孚后,觉得吴气宇不凡,深有好感;吴也震于张的声名,相见之下印象甚好。两人都喜欢研究术数,谈得投机,并备兰谱结成弟兄,吴年长为兄,张称吴“玉帅”,吴称张“省长”。现在张其锽正在替吴佩孚算命。吴生于清同治十三年三月七日寅时,八字是:

  甲戌戊辰己酉丙寅

  韦千里版本: 甲戌戊辰戊申壬子

  袁树珊版本: 甲戌戊辰戊申戊辰

  研究了一会,张其锽开口了:“玉帅,贵造乃己土生于辰月,是为春月之土。乙木偏官藏遁于月建,颇有力,但乙酉合金,所以‘合煞留宫’,要取正官做用神。”

  吴佩孚点头:“省长,您的看法看癫痫哪个医院好完全同我一致,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张其锽说:“贵造之出身平常,应了‘英雄哪论出身低’这一句话,皆因以时干丙火而论,干头不见财官之故。柱内地支辰戌相冲,主令堂老伯母有殃,也主您早年途多坎坷,疲心费力。此命喜行财官旺地,所以行水运、木运最好,行火运一般,行金运最差。玉帅,您五十一岁、五十二岁那两年,正行酉运,流年是甲子、乙丑纳音属金,又是官煞主事,恐有劫难在身,望诸多保重。”

  吴佩孚摇摇头:“省长,您这一说法,我不能同意,我觉得这两年最多有小咎,并无劫难可言。您既然如此说,到时我多加小心便了。您看我那寿限怎样?”

  “贵庚大运顺布,从己已运起,好坏不一。到乙亥运时,乙木七煞来克,寅亥化木助煞,再逢木年冲侮日支,破此辰酉之合,以致辰中暗藏的七煞也常同煞运来犯,干头也不见食神救护,所以六十五岁戊寅、六十六岁己卯,恐怕难过。如果冲过了这关口,寿限可就长了,至少能够活到九十岁。”

  “您自己的寿限呢?”吴佩孚一挑间道。“我的比玉帅少得多,只可以活到五十一岁。民国十六年是丁卯年,这年乙巳月,我有大难,恐怕不能越过。”“省长,我看您不要危言耸听了。我推算下来,我的寿命可以活到八十岁,您也同我差不多,不必太悲观。”“但愿如此,我们的见解有不同,只得留待日后的验证,希望我是错了。”

  一九二三年是吴佩孚得意的一年。他官升直鲁豫巡阅使,其使署所在地洛阳,成为了北方实际上的政治、军事中心。这时候,他的直属部队有五个师和一个混成旅,控制着河郑州市癫痫病知名专家南、湖北、直隶和陕西等省地盘。这年,他五十寿辰时,各方显贵人物有六、七百人来洛阳向他祝寿。一副寿联:“牧野鹰扬,百岁劲名才半纪;洛阳虎视,八方风雨会中州”笔力道劲,高悬堂上,是康有为手撰的。面对这一切,他手拈镜须,心中暗想:那位铁口省长曾说过,我明后年有劫难在身,看这光景,真不知从何说起。

  一九二四年(甲子年)九月,张作霖在日本支持下麾奉军人关,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吴佩孚接到曹馄急电,从洛阳到了北京,任“讨逆军总司令”,调动十多万军队,分三路迎击奉军。

  战争开始,吴佩孚没把张作霖放在眼里,因为三年前,张是他手下败将,因此亲自到山海关督战。正当两军激战时,第三军总司令冯玉祥发动兵变,先回北京,囚禁总统曹馄,成立“国民军”旋即反戈讨吴。吴腹背受敌,大败而逃,最后退人鄂豫边界的鸡公山,手下只有八百多人,被冯玉祥的追兵团团围住。这时候,他感觉到,张其的话有道理,胜过自己。

  事实上1924年1925年对吴来说是一大劫难,无需质疑.

  吴佩孚死因:

  一九三九年(己卯年),吴佩孚快六十六岁了,他住在北平锦花园公馆。这年冬天,他吃了一碗锟饨后,觉得有点骨末嵌在牙缝内,十分难受,不久牙肉肿胀,右颊也隆了起来,一连几天,越来越严重。十二月四日,日本人川本芳太郎介绍日本医生为他开刀拔牙。不开刀犹可,一动刀哇,这位当年叱咤风云的将帅就暴卒了。吴半仙终于没有能够越过张铁口告诉他的关口。

  张其锽为吴佩孚算命,可说得上是铁安徽有专门看癫痫的医院吗口了,但他替自己算,却略有差误。“明于知人,暗于知己”,似乎是术者的通病。《子不语》有这样一例:一个卖卜术者,技艺精奇,一天,他占得一兆,乃是“今日中午,无云而雷,雷击一人,伤而不死。”后来,果然打雷了,只是被打瘸了腿的人正是术者自己。前面说过的李虚中之死或者也可视为同类例子。

  张其锽己的命,认为一九二七年(民国十六年)农历四月,有血光之灾,恐怕要难免横死。一九二七年初,身为吴佩孚长的张其锽向吴提出辞职,要退隐海上避祸,但吴佩孚正和国民革命军对垒,战事吃紧,像张其锽的肱股之才,如何肯放,所以坚决挽留,不允义弟离去。磋跎复磋跎,张其锽仍在吴军中,转眼到了“芒种”(算命术中表示农历五月开始了),他平安无事。张其锽大喜过望,逢人便说:“好了,我的大难过去了。”

  他喜欢得太早了。不久,因受到北伐军和奉军的夹击,吴佩孚崩溃,众叛离离,张其H得仓皇逃命。

  这年六月,他带着随从卫队来到湖北樊城一带。当地土匪发现有一大官,带了不少箱笼物件,一行十多人骑在马上狼奔狂突而来,料有不少油水,随即朝天鸣枪,勒令停止前进。张其锽以为土匪枪法不准,立即命令卫队还击。因此惹恼了土匪,人多势众又居高临下,乒乒乓乓一阵乱枪,一行人全部毙命。土匪劫去财物,弃尸而去。后来,吴佩孚残败的大部队来到,发现义弟惨死,才挥泪为他收殓埋葬。

  张的死期,比他预定的差了近两个月,虽谈不上一字不易的铁口,至少也是非常准了.说是术数高手,民国无人出其右者!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