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丰神迥别 >正文

《晋书·王徽之传》阅读练习及答案

时间2020-09-08 来源:霸医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晋书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2~5题。

王子猷逸事

王徽之,字子猷,性卓荦①不羁,初为大司马桓温参军,蓬首散带,不综府事。后作桓车骑②骑兵参军,桓问曰:“卿何署?”答曰:“不知何署,时见牵马来,似是马曹。”桓又问:“官有几马?”答曰:“不问马,何由知其数?”又问:“马比死多少?”答曰:“未知生,焉知死?”桓谓王曰:“卿在府久,比当相料理。”初不答,直高视,以手扳拄颊云:“西山朝来,致有爽气。”尝从冲行,值暴雨,徽之因下马排入车中,谓曰:“公岂得独擅一车!”后为黄门侍郎,未几,弃官东归。

子猷性爱竹,尝暂寄人空宅住,便令种竹。或问:“暂住何烦尔?”王啸咏良久,直指竹曰:“何可一日无此君?”子猷尝行过吴中,见一士大夫家极有好竹。主已知子猷当往,乃洒扫施设,在听事坐相待。王肩舆径造竹下,讽啸良久。主已失望,犹冀还当通,遂直欲出门。主人大不堪,便令左右闭门不听出。王更以此赏主人,乃留坐,尽欢而去。

子猷出都,尚在渚下。旧闻桓子野善吹笛,而不相识。遇桓于岸上过,王在船中,客有识之者云:“是桓子野。”王便令人与相闻云:“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时已贵显,素闻王名,即便回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客主不交一言。

子猷、子敬③兄弟共赏《高士传》长春治癫痫的费用是多少人及《赞》。子敬赏井丹高洁,子猷云:“未若长卿慢世。”其傲达若此。后与子敬俱病笃,而子敬先亡。子猷问左右:“何以都不闻消息?此已丧矣。”语时了不悲。便索舆来奔丧,都不哭。子敬素好琴,便径入座灵床上,取子敬琴弹。弦既不调,掷地云:“子敬子敬,人琴俱亡。”因恸绝良久。月余亦卒。

(摘编自《晋书·王徽之传》《世说新语》)

[注] ①卓荦(luò):卓越出众。②桓车骑:指车骑将军桓冲。③王献之,字子敬,王羲之第七子。

2.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独擅一车 擅:拥有 B.犹冀还当通 冀:希望

C.未若长卿慢世 慢:傲慢 D.后与子敬俱病笃 笃:病故

3.以下各组句子中,全都直接表现王子猷“卓荦不羁”的一组是(3分)

①蓬首散带,不综府事 ②尝从冲行,值暴雨,徽之因下马排入车中

③王肩舆径造竹下,讽啸良久。 ④便令左右闭门不听出

⑤即便回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 ⑥其傲达若此。

A.①②③ B.①⑤⑥ C.②④⑥ D.③④⑤

4.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子猷才癫痫病突发怎么治疗华出众,却生性崇尚当时所谓的名士习气,平时不修边幅,对公务并不热忱,时常东游西逛,后来索性辞官。

B.子猷爱竹,造访竹园。主人隆重接待,子猷却只赏竹不见人,主人气愤,就叫下人关上大门,不让他出去。子猷因此扫兴而归。

C.子猷路遇桓子野,仰慕他的音乐才华,请他为自己演奏。桓子野也仰慕子猷名士风流,虽没和子猷交谈,却连弹奏了三曲方罢。

D.子猷、子敬兄弟情深。子敬病故之后,子猷拖着病重的身体前往灵堂吊孝,心内悲恸,竟昏了过去。一个多月后,子猷也去世。

5.把文中划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6分)

(1)遇桓于岸上过,王在船中,客有识之者云:“是桓子野。”(3分)

(2)子敬素好琴,便径入座灵床上,取子敬琴弹。(3分)

答案:

2.(3分)D(解析:笃:(病)重)

3. (3分)A(解析:④写的是竹园主人;⑤写的是桓子野;⑥是作者对王徽之的评价。)

4. (3分)B(解析:主人并无气愤,关上院门只为和子猷好好相聚,子猷因此更加赏识园主,宾主相谈甚欢,尽兴而归。)

5.
(1)(3分)遇见桓子野在岸上经过,子猷在船中,认识子野的客人说开颅手术后抽搐正常吗:“这人是桓子野。”(得分点:识,1分;倒装句,1分;语句通顺,大意对,1分。)

(2)(3分)子敬平时喜欢弹琴,(子猷)便一直进去坐在灵座上,拿过子敬的琴来弹。(得分点:素,1分;省略句,1分;语句通顺,大意对,1分。)

【参考译文】王徽之字子猷,生性高远而不合群,不受羁绊。起初担任大司马桓温的参军,常常蓬着头,衣带散乱,不管府中的公事。后来担任车骑将军桓冲的骑兵参军,桓冲问:“你管理什么部门?”徽之回答说:“好像是管马的。”桓冲又问:“官府里多少马?”回答说:“我不懂有关马的事,又怎么知道马的匹数?”
桓冲又问:“马匹近来死了多少?”回答说:“活马的事还不知道,哪里知道死马的事!”桓冲对他说:“你到府中已经很久了,近日内应该处理政务了。”王子猷开始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远方,用手支着腮帮子说:“西山早晨很有一股清爽的空气啊。”曾跟从桓冲出行,遇上天降暴雨,徽之就下马挤进桓冲乘坐的车里,对他说:“您怎么能一个人独占一辆车!”后来他又被任命为黄门侍郎,不久辞官归隐。

王子猷生性爱竹,曾经暂时借住别人的空房,随即叫家人种竹子。有人问他:“暂时住一下,何必这样麻烦!”王子猷吹口哨并吟唱了好一会,才指着竹子说:“怎么可以一天没有它!”王子猷有一次到外地去,经过吴中,知道一个士大夫家有个很好的竹园,竹园主人已经知道王子猷会去兰州市癫痫病医院,就洒扫布置一番,在正厅里坐着等他。王子猷却坐着轿子一直来到竹林里,讽诵长啸了很久,主人已经感到失望,还希望他返回时会派人来通报一下,可他竟然要一直出门去。主人特别忍受不了,就叫手下的人去关上大门,不让他出去,王子猷因此更加赏识主人,这才留步坐下,尽情欢乐了一番才走。

王子猷出国都(建康),船还停在码头上,没有上岸。过去曾经听说桓子野善吹笛,可不认识子野。遇见桓子野在岸上经过,子猷在船中,客人中有认识子野的说:“这人是桓子野。”王子猷便叫人请子野相见,并说:“听说您擅长吹笛,试着为我吹奏一曲。”桓子野当时已经做了大官,一向听到过王子猷的名声,就立即下车,(上船)坐在马扎儿上演奏了三支曲子。演奏完毕,就上车走了。客主没说一句话。

子猷、子敬一同读《高士传》一书所记的人和所写的《赞》,子敬很赞赏井丹的高洁,子猷却说:“比不上长卿那样不拘礼法,不在乎世人讥评。”他就是这样傲岸豁达。后来,和子敬都病得很重,而子敬先去世。子猷问侍候的人说:“为什么一点也没有听到子敬的音讯?这是已经去世了!”说话时一点也不悲伤。于是就叫来车子去奔丧,一直都没有哭。王献之平时喜欢弹琴,王徽之便一直进去坐在灵座上,拿过王献之的琴来弹。琴弦怎么也调不好,就把琴扔到地上说:“子敬,子敬,人和琴都不在了!”说完就悲痛得昏了过去,很久才醒过来。过了一个多月也去世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